姜茶配黄瓜

左肩有你 右肩微笑

四大名捕【05】

最多二两啤的:

破什么案,只想恋爱。






1.




见到少皇平安无恙,身着粗布衣裳但两颊饱满带着红光。屋子里激动地跪了一地,众人悬着的心却都安定下来。




『雨哥哥别怕,都是我家的……武师。』少皇温言软语道。


雨哥哥看了眼靠在肩上的小胖子,犹豫地讲:『 那我要不要喊你邵公子。』




小胖子少皇连忙挥手: 『我就喜欢周雨哥哥喊我胖儿。我就是胖儿嘛。』


雨哥哥跟着挥手: 『胖儿其实一点都不胖。真的。』




少皇皱着脸感动地说:『世上除了我娘,只有你这样讲。』






贴身侍卫们脑子里一团乱: 世界上有谁敢讲当今少皇胖?不要命了吗?!




陈玘和邱贻可互看一眼:亲娘哎,此人日后恐怕就是太子少傅少保,常驻东宫的一等红人。幸亏没有拔刀相向,会影响仕途啊。




怜心跪在旁边睁着大眼刚想问狂飙什么情况,被狂飙一个眼神又吓得低了头。






少皇拿起烤鱼咬了一口:


『你们都退下吧,我和雨哥哥再吃点就要睡觉了。』




跪在地上的人心头又一次炸开来:


这是未来的正宫娘娘啊!!




绝凶和浪影呆呆跪着,光着的上身一阵寒凉。少皇小小年纪敢作敢为,不以强权威逼就轻易俘获人心。他们兄弟俩那么多年在干什么……




周雨点点头,朝着其他人说:『大家起来吧,我家后面还有几间柴房,大家不嫌弃——』


『不嫌弃不嫌弃。』十几个人同时讲。




周雨眼睛盯着光着上身的绝凶一会,转头对小胖说:


『你家武师武艺真好,用竹签跟我打都不落下风,我想跟他再讨教一二。』




『不行!』是狂飙的声音。




张继科惊地循声望去,马龙向来严谨自持,竟然在圣驾前无礼。他皱着眉用密语传音:


不想活啦。




马龙面上不动,回了密语:


你能管我?




绝凶好意却灰溜溜地碰了一鼻子灰。上前一步推金山倒玉柱,跪下帮那人说情:


『少皇——少爷,马龙他今日并非有意而为,实属家学不好外传。』




『你看,家学不外传的。』少皇倒不以为忤,反而欣喜地望着马龙。


周雨略感失落地讲:『我也是鲁莽了。』






绝凶转过头对狂飙挤个笑眼,然而第一神捕完全没理。








2.




当夜,四大名捕睡在一个柴房里。


怜心一只脚搭在浪影脸上睡着香甜,浪影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:


『他有……什么好。』






绝凶翻来覆去睡不着,想着狂飙为什么不让自己跟周雨讲话。看着旁边那人的睡脸,美得不染纤尘,愈发心乱——这张脸从小看到大,但心里的想法总摸不清。他自认已经做得很明显了,难道六扇门第一神捕是个傻子?




张继科轻轻叹了口气,轻手轻脚开了房门出来散心,仰头看着月亮正圆,运气飞身去屋顶上坐下。




江南的月美过京都,风也柔软。


拂过时……有点像狂飙的发。




『怎么了,怕黑来赏月啊。 』绝凶往旁边看了一眼。


『月亮是你的吗,我看我的。』旁边人轻轻地讲。




『一起看嘛。』绝凶搂住他的肩。


狂飙神捕嘴巴会扯谎,但马龙的肩膀从来不会逃避他。




马龙静静地看看月亮,又看看张继科笼上一层月色的俊美侧脸:


今夜良辰美景,气氛上佳,要不要与他讲。




张继科突然转过脸看他嬉笑:『是不是觉得我少年英俊风流倜傥,是不是特别想亲个嘴。』他知道马龙肯定要打他嘴巴,早就留好后手,暗自运内力随时远遁,『我们行走江湖这点玩笑——』




『是。想。』马龙朗声道。






柴房顶为竹管茅草所制,不能比醉仙楼的梨木青瓦。


张继科被这一句惊得坐不稳,失足塌下去的时候,寂静地夜里出现巨响。




什么人!!护驾!!


守夜侍卫纷纷刀剑出鞘,从树上跳下,直奔少皇的房子。






狂飙心里骂这狗东西就不能给点甜,但还是在下坠时紧紧拉住绝凶的右掌。绝凶刚想说什么,耳听远处风声鹤唳 ,也闭紧眼睛和狂飙躺在柴房角落里。




方博突然被茅草溅到脸上嘴里,惊地推推许昕:  醒醒,房塌了。


许神捕闭着眼睛冷哼一声: 睡觉,大惊小怪。








3.




大内侍卫恐生变故,苦言相劝少皇回京。少皇执意先与众人泛舟湖上。


『雨哥哥家没有船,都是在湖里游来游去,累的很。』小胖子伸出手点点,『买艘画舫,配两个艄公。老点的。』






水波徐徐,极目处碧水横流 ,青山掩映。少皇走到船头,吟起诗来:
     
     荷叶裹江鱼,白瓯贮香粳。




狂飙噗嗤笑出来,绝凶也忍俊不禁。两个人背着人你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。


怜心望着浪影低声讲:『他俩是不是有病。』浪影叹气道:『药石无医。』






『少——少爷,您不是怕水吗?』陈玘终于忍不住问。


『雨哥哥教我了,我不怕。』


众人齐齐望向正在擦剑的周雨。周雨有些忸怩地讲:『我也没做什么。』






那一日,少皇于十里樱花处赏花,听见西北角悠扬歌声。走过去只见水泽,不见人影。


他走到水边,自言自语道:『此等天籁之音,莫非是我的幻觉。』


突然水中冒出一个脑袋,瞪大眼讲:『你说什么?』


天潢贵胄生来无胆,再精怪的事只是寻常:『我说此等天籁之音,莫非是我的——』






那人又惊又喜地倒拖其脚,就把少皇拖进水里带回家。猝不及防的少皇喝了几口太湖水后就人事不省。






众人闻言倒吸一口凉气,惊惧不已。邱大人手指周雨激愤不已:『你你你好大胆——』


少皇哼了一声,不怒自威。邱大人只能把手指收回去。






香酥烤白鱼,虾仁滑苔菜,春笋烩野鸡,外加大眼睛少年被人多年嘲笑的凄惨故事,让少皇在竹林深处坠入了爱河。




第二日,雨哥哥要送胖儿走。临别唱了首歌赠与他。


忘了有多久 再没听到你 对我说你 最爱的故事


少皇听着雨哥哥的天籁之音,一步三回首,久久不愿离去,终于鼓足勇气跑回去,一把抓住雨哥哥的剑穗:


雨哥哥,其实……我被仇家追杀。我好孩怕。




士为知己者死,周雨决定留下他。保护这个纯洁的小胖子。每天过着吃吃喝喝在湖边划划水的神仙日子。






众人再次倒抽一口凉气。太能编了。众侍卫面上还装的恍然大悟迭声赞叹:『周壮士实在是义薄云天!!』




四大名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:还是六扇门自由,他们把刘总捕剑给藏了,刘总捕也只是罚他们跑到城门再回来十次而已。








开席间,鱼香笋白皆是珍馐。四大名捕中只有狂飙拒不饮酒。


少皇原是在宫中见过第一神捕,冲他大笑道:『今日狂飙莫要推辞。只是米酒而已。』




『狂飙是谁?』周雨疑道。


狂飙颔首微笑:『姓马名龙,字狂飙。』


『这倒是别致的字号。』雨哥哥点头对着小胖说。






怜心憋地不敢笑,把浪影的大腿都拧青了。狂飙接过酒,一口喝尽。


宫里的侍卫大人纷纷鼓掌。只有六扇门的几位神捕惊得脸色微变。






浪影对着怜心耳朵讲:『你缴了龙哥剑,我去点了他的穴,切莫惊了驾。』


怜心寒着脸点点头。不出一盏茶,六扇门第一神捕必然发飙。






马龙突然哈哈大笑,船身都笑得抖动:


『张继科!!』




又来了!!方神捕迅速把马龙身侧的狂飙剑紧紧抱在怀里,跳到邱贻可身后躲起。许神捕冲上去欲拂麻穴却被绝凶拦下。其他人不明所以地愣在当场。




狂飙神捕满脸通红地指着绝凶讲:


『我们小时候讲的话还做不做数!』


绝凶点点头:『做啊。』




『我要你再讲一次,是……蝶儿姑娘重要还是我重要!!』




绝凶啧了声,抱着手兴致勃勃地看着。马龙喝醉酒扯旧事真是百看不腻。一个指腹为婚的姑娘,家乡大荒之年几家走散时他年方十岁好吗?




雨哥哥眼睛眨都不眨地望着,小胖子喊了几回都不理。




少皇悔不当初。




明天就要跟雨哥哥分开。我干嘛逼六扇门的人喝酒啊!


太抢戏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10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