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茶配黄瓜

左肩有你 右肩微笑

生日的傍晚,骆队会送什么礼物呢

【渣文笔预警!ooc预警!】【其实就是生日那天傍晚嘟嘟和骆队的二三事】
本应该是昨天的文但是电脑到10点多钟才回来,文字誊到电脑之后又一直在纠结一些段落,于是就错过生日的末班车……没事嘟嘟,明年我还来(什么)




1.
夕阳西下,临近下班时刻,警局办公室的空调已经关闭,准备回家的收拾着文件,留下加班的准备去食堂准备解决晚餐。
长公主郎乔收齐了桌上的档案,挪着小步子蹭到骆闻舟身边,眨着大眼:“父皇,等会下班还接费总回家吗?”
“我的儿,你父皇哪天不接他回家,就算骑个大二八也得......”骆闻舟一低头,看见这位优秀青年妇女同志的笑容,停了手上的活,也换了个更灿烂的笑容怼了回去,“妇女同志想问什么?”
“嘿嘿嘿,今儿是不是咱费总生日啊?”
“别咱咱的,人跟你熟么?”骆闻舟拉好包,抹了把因为关空调热出来的汗,“吃饭去!哦对了,上次那个跨省传销窝点定位到了吗?没有赶紧吃完了干活。”
“......”
于是,郎乔看着骆闻舟背上包提上自己桌上的一个礼盒大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“乔乔姐,你到底想问骆队什么啊?”另一个女同事好奇道。
“你说这有夫之夫的有钱人怎么过生日?”
“啊?”这句话的概括实在有点非常,她顺着有钱人那句道,“就开开派对什么的吧。”
“小何啊,还是在我们市局待得时间太短,不了解咱们队长!”
“......”


2.
六点的燕城,道路已经没有那么拥挤,夕阳斜照着这个城市,将高楼和车辆行人都镀上一层金黄色。
骆闻舟把车停在费渡公司楼下,车载音响放着七点的广场舞金曲,和简约摩登的办公大楼相衬出了一种奇妙的冲击感。
费渡拿着咖啡走出办公楼,后面的苗助理胳膊上挂着几个小盒子,怀里抱着策划书,一手一个电话马不停蹄地说着,而走在前面的费总自顾自地嘬着吸管,头上扎的小揪揪还一摇一摇的。
骆闻舟摇下车窗冲他招了招手,费渡飞快地穿过阳光普照的晒人区开门上车,留着苗助理踩着高跟鞋小跑过来。
“嘿!这么大太阳,费总你就让人小姑娘一个人拿啊。”他接过盒子扒拉着包装,看了眼费渡,“这都什么呀这都?”
“谁让她特别能办事呢。”费渡一把拿过几个盒子扔去了后座。
“骆队好......这些是......”
“公司几个实习小姑娘送的,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的我生日。”费渡说着,又笑着侧身看了一眼苗助理。
苗助理有苦难诉,这年头小姑娘追星愣是追得跟FBI似的,用网上那几招一使就把消息套出来了。
“行吧,我们先回家了,小苗辛苦了啊!”骆闻舟抬手搓了把费渡的脑袋,一踩油门驰骋而去。
费渡整理着被弄乱的发型,侧着看着驾驶座上的骆闻舟。
“怎么,一天没见发觉你哥又帅了?”骆闻舟扭头看了一眼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臭美道。
“嗯,好看,比咱们公司的实习小姑娘还好看。”
骆闻舟心中很诡异地升起了自己踩着高跟烫着大波浪的幻想,忍不住骂道:“小兔崽子自己招的桃花拿来消遣你哥!”
不知道费渡是不是和骆闻舟想到了一块,也跟着笑了起来,拿起咖啡又嘬了几口。
“少喝点这玩意,当心晚上睡不着。”
“晚上睡不着不是正好?”费渡隔着靠近了骆闻舟,又吸了口咖啡,“师兄你说是不是啊?”
“师兄怕你明天得请假。”骆闻舟拍了拍费渡的脸,“留点肚子回家吃饭。”
“有酒吗?”
“休想。”



3.
骆闻舟搬着买的新鲜食材和那个礼盒,指挥着费渡开门,刚锁上车又想起来费渡那几个小礼品还在车上。
“别拿了,实习生能买到什么像样的东西。”
好吧,中国队长骆闻舟内心对这种万恶的资本主义表示了深深的鄙弃。
一开门便凉风习习,舒服得费渡叹了口气。
“出门都不关空调的吗。”费渡口嫌体正直地“关心”了一下家里的电费问题,刚走进客厅就看见骆一锅像片猫饼一样贴在地上。
“怕你弟弟烘成猫干。”对着空调吹了几下的家长骆拿了食材走进了厨房,进去前还又瞄了眼酒柜上的锁。
费渡散下头发,把发丝别在耳后,捞起地上的骆一锅,捏着小胖爪道:“老骆总是无端怀疑我,你说是不是?”
骆一锅挣脱了他的怀抱,喵也不想喵的去啃猫粮了。
今天是费渡生日,以往的这天,他或与周怀信张东来等人通宵狂欢,或一个人深夜坐在空无一人的费宅,盯着母亲的房间,一待就待到天亮。
后来一系列的事连环发生,没了周怀信,少了张东来,他把费承宇化为一抔黄土放在殡仪馆之后也渐渐不再去费宅。他在那年结束了无尽的黑暗漫游,攥紧了骆闻舟的手挣出了一片光明。
他盯着骆闻舟的背影,褪去在外的一身伪装,痴痴地笑了起来。笑着笑着他注意起了骆闻舟一直拿着的那个礼盒,属猫的费渡拿起来晃了晃,听不见什么声音,正准备打开,便听见骆闻舟一声“别打开!这是生日惊喜!”
“......”多大的人了,这招给晨晨差不多。
不过费总倒是也挺美滋滋,可见衣冠楚楚的费总和上小学的晨晨没什么区别。



4.
“吃饭咯——”骆闻舟端上最后一道松鼠桂鱼,取下闻见鱼香早就挂在他裤子上图谋不轨的骆一锅,喊醒了沉迷游戏机世界的费渡,看着一桌好菜露出了主妇般的神情。
费渡坐下尝了一口金黄的油炸冰激凌,和尝到松鼠桂鱼的骆一锅一同发出了赞美的叹息。
“师兄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,哪天我辞了我们公司的厨师,把师兄弄进厨房里。”
“那你的实习生小迷妹们可都得往食堂跑了。”骆闻舟拣了一筷子青菜伸到费渡嘴边,“少吃点油炸的,多吃点青菜,这青菜啊,有膳食纤维,对身体好.....”
“啊呜。”为了防止这位领导就这筷子开展青菜论,费渡忍着对青菜的嫌弃,一口咬进了嘴里。
骆领导表示十分欣慰,继而又笑眯眯地挑了一根放进了骆一锅食盆里。
“二锅吃了一锅也要吃啊。”
“喵???”
费渡仍惦记着礼盒,嚼着青菜对着骆闻舟熟练地撒娇:“师兄......你这盒子里放了什么啊,游戏机?”
“好东西,先吃饭,吃完饭咱们拆礼物。”
费渡心里暗叫不好,可一想这三伏天的也没理由送秋裤啊......难不成是他的同款老头背心?这念头一出,嘴里的肉啊甜点啊全没了味,愣愣得扒完了饭,又愣愣地看着还在嚼丸子的骆闻舟。
在脑中挥之不去的老头衫的阴影下,费渡盼来了拆礼物。
“按我小时候规矩得先猜猜这是什么礼物啊,费渡,要不你猜猜里头是什么?”骆闻舟把礼盒拿起来又晃了晃,晃得气质优雅的费渡一阵绝望。
“衣服?”
“不对。”
不对!?那是什么?
就在老头衫还没从费渡脑海里消失的时候,骆闻舟打开了礼盒,里面塞着满满的防震泡泡纸,费渡好不容易把东西掏了出来,一层层撕开泡泡纸,发现......竟然是一个不锈钢保温杯和一袋枸杞,杯身上还印着行正楷:让爱的人不再寒冷。
“咖啡也好,奶茶也好,有开水健康吗?”骆闻舟语重心长地拿起旁边用了挺长时间的同款保温杯,“情侣款呢,这个我一直悄悄放局里。”
费渡恍惚又回到了那个新年,他满怀期望打开金色的礼盒看到冬日三件套的那个暖冬。他正打算把包装盒和泡泡纸丢一边,突然看见盒子最底下还有一个深紫红色的小盒子。他在骆闻舟的目光下拿出了小盒子,盒子是绒布包裹的,不打开也知道里面是首饰一类的贵重物品。
“打开啊!”骆闻舟含着笑意小声喊了一句。
黑色的绒布正中间,是一枚璀璨闪光的戒指。
好像骆闻舟摘下了银河中的一颗星辰,言笑晏晏地递给了费渡。
骆闻舟伸手拿出了那枚戒指,拉起了费渡的一只手,缓缓地将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,“费渡先生,你愿意一生爱着骆闻舟先生,无论贫穷还是富贵,健康还是疾病,都对他不离不弃,直到永远吗?”
你喘气都和我有关系。
是我爱人。
费渡白皙微凉的手渐渐升起了一股暖意,他的眼睛看着骆闻舟,如钻石般闪耀。
“我愿意。”




> 如果过往的种种都是通向你的铺垫,那我从今以后,对不幸也心怀感激。
——《夕阳红》

评论

热度(12)